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军事新闻 >

“金控们”迎大考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9-28 06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潘功胜表示,《准入决定》和《金控办法》初步搭建了金融控股公司的政策框架,但这两项仅仅是框架层面的规范,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需要更具体、更细的操作规则。今后央行还会制定一些细则,包括并表的细则、关联交易的细则、资本细则等。

监管落地后,金控公司将归为央行管理,其投资、控股的子公司(金融机构)归其他国务院金融管理部门管理。有了顶层监管联动,也将堵死监管套利乱象。央行副行长、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就表示,“人民银行将会与相关部门建立跨部门的工作机制,加强监管的协作与信息共享,形成监管合力。”

除制定细则外,央行还将推动存量企业有序整改过渡。对于已具备设立情形且拟申请设立金控公司的,监管还设置了一年的过渡期。“我们也参考了美国、日本等等以前开始做这件事情上的一些做法。在这个过渡期内,把握好对存量企业实施分类施策,推动《金控办法》平稳实施。”

监管正式起步,必须持牌上岗,监管套利乱象有望被堵死

民营金控尚未治理好,互联网金控潮涌般野蛮生长了起来。凭借流量、场景优势,金融板块成为互联网巨头们的标配。无论是先来的BATJ巨头还是如今的小互联网巨头TMD,支付、银行、基金、保险、小贷、消金等牌照都收入囊中。

监管正在围堵住任何金融套利空间。日前,国务院发布了《国务院关于实施金融控股公司准入管理的决定》(下简称《准入决定》),同一时间央行对外公布了《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》(下简称《金控办法》)。自此,在征求意见稿公布14个月后,金控监管的靴子终于落地。金控公司正式被纳入牌照化的监管体系中,成为正规军。

金控监管是一项极其复杂的工程,牵扯跨行业、跨区域、跨市场风险,如何有效监管更考验监管智慧。2002年,国务院批准光大、中信和平安试点综合金融控股集团,由此开启了我国金融控股公司发展的序幕。随后多年间,无论是央企还是民企,举起了产融结合大旗,然而别是一些民企,当产业资本进入金融业之后,通过交叉持股、虚假注资甚至干预金融机构的经营,利用关联交易隐蔽输送利益、套取金融机构资金,急速放大风险,让整个集团暴露在更大杠杆导致的风险之下。“产融结合的重点是结合,并非获取金融牌照,是要立足产业本身的诉求来谨慎布局。”一位接近监管人士对新快报记者表示。

虽然金控监管迟到多年,可喜的是,监管的智慧终于跟上市场了。金控们,还有一年时间过渡整改,争取早日“持牌上岗”。

■采写:新快报记者 许莉芸

■制图:廖木兴

此后发生的一些风险事件表明,当时银、保、证分业监管的格局,很容易导致监管套利甚至监管部门之间互相推诿。此次《金控办法》出台,标志着中国多年滞后于混业经营现实、基于机构的分业监管模式,开启了向适应金融综合经营的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转型的探索。

这只是金控监管的起步。

金融业务必须“持牌上岗”。